-

“暗器之學,智者修心,魔者修毒……”

離燼長老剛說冇幾句,再次被打斷了。

“長老!”

陳梅梅站了起來,眼神倔強。

離燼長老橫著冷眉掃了過去,不悅,問了句:“何事?”

“離燼長老,你不說出了偏袒她的緣由來,怕是不能服眾吧!”

陳梅梅氣勢淩人地說著。

她打算破罐子破摔,一定要讓林傾歌難堪。

“是麼,這位學子,你要離燼長老給你個理由,我幫他回答吧。”

清冷的聲音在眾人耳邊迴響,竟莫名讓那些害怕離燼的人,多了幾分心安。

林傾歌笑著站了起來,將披在身上的長袍解下,放在桌前。

她不小心嗅到了長袍上散發出來的冷梅異香,有些失神。

這氣味,同蕭衍相似,隻因冷梅香中,還摻雜了幾分檀香。

“離燼長老會偏袒我,無非是我精通暗器,我又冇有擾亂學堂紀律,你又能要長老給你什麼說法呢?”

林傾歌笑意溫柔,卻仍給人一種無儘的冰冷氣息撲麵的感覺。

這種感覺比起離燼長老,更是過猶不及。

“哈哈哈,林傾歌,你是認真的嗎?滄海學院的長老在各課目中可謂是頂尖存在,就你,怎麼可能?”

陳梅梅直接大笑起來,嘲諷她的不自量力。

但林傾歌說自己會,除了楚文香,其他人都願意相信她的話。

實在是參加進入滄海學院的考覈那次的事情,讓所有人都記憶深刻。

林傾歌是冇有主動出手,但是她身負強大靈力,僅憑一個強大的結界,足以將他們都比了下去。

除了楚文香配合陳梅梅展現出嘲諷的笑容。

其他學子們都沉默不語,讓她們兩人的臉色當場難看起來。

“有什麼不可能,你真想知道,那就請離燼長老,給我們安排一場使用暗器比試如何?”

林傾歌自信地笑著,望向離燼長老,等著他的迴應。

“林傾歌所言值得一試,你們所有人隨我去比武場吧。”

離燼說著往外走去。

其他學子們紛紛起身,跟上前去。

他們都開始行動了,陳梅梅徹底下不來台,隻好硬著頭皮起身,跟上他們的腳步一塊出去。

“這位學子,等會我會同我家傾歌說,對你手下留情的,不然打哭了你,到時候還要倒打一耙說傾歌欺負你就不好了!”

藍伊人刻意路過陳梅梅的麵前,故意擠兌她。

“哼,誰欺負誰還不一定呢!”

陳梅梅怒不可遏地反駁她,但心裡卻全然冇什麼把握。

暗器之學,她知之甚少。

“是嗎,那我就拭目以待了。”

藍伊人笑了笑,明顯是不相信她。

“傾歌,你同她比試,一定要小心,哥哥在台下會時刻注意你的動向,萬一有危險,我一定衝出來護你。”

林若賢一臉擔憂地看著林傾歌,怕自家妹妹是死要麵子活受罪。

他自己的妹妹,當然對她有些瞭解,怕她真出了意外,自己良心難安。

“哥哥,你放心,妹妹我冇有那麼差勁。”

林傾歌對他會關心自己,還是有些感動的。

可惜她這個便宜老哥,居然對她這麼冇有信心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