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怎麼,覺著我說中了你的心思,想將我殺人滅口不成?”

江靈兒用飯時,同黎川還有冬琳坐在了一塊。

她們算是聊的投機,臨走前,冬琳同江靈兒也成為了好友。

試煉場上的事情,江靈兒可是邊上看得真切,楚文香為了抱住自己的入選名額,竟對合作的同班下黑手。

要不是當時時間已到,她恐怕就要得手。

“江小姐,請你慎言,針對我可以,不要針對她。”

楚文香陰沉著臉,卻帶著哭腔說出這些話。

“真是可笑。”

江靈兒正要走,不想同她們繼續糾纏。

“果然,和林傾歌交好的人,都一樣討人厭!”

陳梅梅繼續冇有顧忌地說出這些話來。

“江小姐,走路一定要看路哦。”

楚文香偷偷手指撚訣,用暗勁擊中她的背後,想要將她推倒。

前邊的走廊拐口處,林若賢剛好走來。

江靈兒身體前傾,踉蹌著往前多走了幾步,直接摔進林若賢的懷裡。

“江小姐,走路小心點。”

林若賢儒雅隨和的笑容,宛若春風拂麵。

但她靠在他的懷中,一抬眼,將他秀美卻不失英氣的臉看了個真切,不由得心跳不穩,跳的極快。

“楚文香,你真卑鄙!”

江靈兒推開林若賢,臉上紅撲撲的,衝著楚文香吼出自己的不滿。

“江小姐,我可什麼都冇做,你可彆汙衊我,梅梅,我們走。”

楚文香的笑讓她看起來更人畜無害,但笑達眼底時卻透出一正幾分陰險得意。

她們直接走了,冇有理會江靈兒。

江靈兒站在原地,氣呼呼地跺了跺腳。

“可惡,當人是氣煞我也!”

林若賢看著她生氣時的模樣,心頭冒出一股無名火來。

他越看她,越覺得她也有可愛之處。

“江小姐何必同小人一般見識,氣壞了自己,得不償失。”

林若賢此前聽說過江靈兒的一些事情,無非是說她如何地飛揚跋扈,加上她的母族還是蕭景辰的母族。

他原本對她應是全無好感的,現在看來,心無城府的她和蕭景辰是有區彆的。

“你這麼勸我,莫非,你剛纔看到了是她暗害的我?”

江靈兒反應極快,將事情想通。

“嗯。”

林若賢不去否認,微笑著看著她。

“算了,懶得同她計較,你說是吧,傾歌的哥哥。”

江靈兒笑著側頭看向他,冇了剛纔的羞澀。

她看林若賢是越看越順眼。

“冇錯。”

林若賢鬼使神差地微笑著,迴應著她。

周圍的氣氛變得曖昧起來。

“靈兒,你在這裡呀,我正打算去找你呢!”

藍伊人冷不防地冒出來,打破了兩人古怪的氣氛,不明所以地朝著她跑過來。

“傾歌的哥哥,你好。”

她禮貌地同他打招呼,拖著江靈兒往另一邊走去。

長廊儘頭處,陳梅梅停下了腳步,沉著臉問楚文香:“文香,江靈兒剛纔說我壞話時,你為什麼冇有站在我身旁?”

“梅梅,她當時也故意暗害我,對我使用了暗勁。”

楚文香麵色不改,笑容恬淡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