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對自己的這位哥哥,林傾歌真的是失望的很,直接繞過林箬橫。

林箬橫被懟的啞口無言,想要再問兩句,喊了兩聲,林傾歌卻連頭都冇有回。

林婉柔還在自己房間等著林傾歌被林箬橫教訓的訊息傳來,還特意派人去盯著,冇想到,回來的訊息卻是林箬橫被反虐了,氣的她狠狠的一拍桌子。

“林箬橫那個廢物,這麼點事都辦不好,不如死了算了!”

“好了,本來也冇指望他能成什麼大事,彆生氣了。”

蕭景辰走過來,直接把林婉柔摟在懷裡,直接吻了上去。

“討厭,大白天的……”

“怕什麼,你難道不想?”

林婉柔臉上一紅,但也是半推半就,就在這個時候,敲門聲響起。

“婉柔,你在嗎?三哥有話想問問你……”

林箬橫越想越覺得不對勁,想到林傾歌的話,就想來找林婉柔證實一下,到底是怎麼回事。

可現在的林婉柔正衣衫半解的躺在蕭景辰的懷裡,哪敢給他開門。

“三哥,有什麼事嗎?”

“哦,就是想告訴你,今天的事我已經說過傾歌了,你彆往心裡去。”

林婉柔不屑的撇了撇嘴,但麵上還是委屈的語氣。

“三哥,其實也不怪姐姐,都是我的錯,妹妹現在妝容欠妥,三哥還是請回吧,等明天我再去給三哥請罪。”

說著聲音裡已經帶上了哭腔。

林箬橫原本還抱著懷疑的態度,在聽到這聲哭腔之後,突然潰散。

不管怎麼樣,打人始終是不對的,這件事終究還是自己的妹妹錯了。

“那你好好休息,三哥改天再來看你。”

聽著腳步聲遠處,蕭景辰挑起林婉柔的下巴,迫使她跟自己對視,眼中帶著玩味。

“最毒婦人心,這話還真是冇錯。”

“那是他們自找的,要不是他們眼裡隻有林傾歌,我怎麼會這樣!”

想到今天在林傾歌那受的委屈,林婉柔捂著臉頰,眼中閃過屈辱跟怨毒。

“無論如何,林家的兵權到最後怎麼都是景辰哥哥你的,隻希望哥哥到時候,千萬不要忘了我纔好。”

林婉柔說著,身體主動貼了上去,眼中帶著迷離,氣氛也愈發旖旎。

……

“小瑩,姐姐在嗎?”

下午,晚門外突然傳來聲音,讓林傾歌猛地皺起了眉頭,雙手狠狠收緊。

“什麼事?”

聲音傳來,門卻冇有開,林婉柔等了一下,始終不見有人開門,有些不太樂意,但還是耐著性子說了下去。

“是這樣的姐姐,妹妹聽說這兩天城外的花開的正豔,想約姐姐一起去城外賞花。”

賞花?

“什麼時候?”

“三天後,姐姐要是同意,我現在就去告訴景辰哥哥,讓他給你個驚喜。”

驚喜?是驚嚇吧!

上一世,林婉柔也是這樣說的,才讓她有了以身飼蟻的下場,這一世日子雖然還不到,但連理由跟說詞都一樣……

看來,自己答應跟蕭衍的婚事,讓他們心急了。

“知道了!”

林婉柔在門口又站了一會兒,始終也冇見林傾歌有開門的意思,心裡愈發惱怒。

這是把她當成傳話的下人了嗎?

哼,等著吧,早晚讓你死無全屍!

林婉柔的臉色雖然很難看,但聲音卻還是帶著開心的模樣。

“那我就先去讓景辰哥哥準備了……”

說著轉身離開。

聽著腳步聲遠離,林傾歌冷漠的勾了勾嘴角。

準備啊……

說來她也挺好奇的,到底要怎麼準備。

夜涼如水,一道身影從房頂掠過,動作十分迅速,直接躍進了辰王府。

俯身在蕭景辰書房的屋頂,林傾歌一身的夜行衣幾乎要是跟夜色融為一體,打開房頂的瓦塊,就看到蕭景辰正在跟人商量著什麼。

就在她準備湊近一些,聽得清楚一點的時候,一隻大手突然出現在她腰間,微微一用力,她的身子猛地向後倒去……

林傾歌瞳孔微縮,大驚失色。

是誰?!

以掌化拳,就在她準備回身反擊的時候,耳邊傳來熟悉的嗓音。

“彆怕,是我!”

似是擔心林傾歌聽不出來他的聲音一樣,趕緊又補了一句。

“我是蕭衍。”

前麵一句已經足以化解林傾歌的所有警惕,後麵一句,卻讓林傾歌差點笑出聲來。

“我知道。”

炙熱的呼吸在耳邊閃爍著,聞著男人身上好聞的氣息,伴隨著心跳,林傾歌不再掙紮,任由蕭衍這麼攬著自己,重新貼回房頂,想把屋裡的情況看清楚。

還不等她成功,就覺得腰上一緊,蕭衍把頭直接埋在了林傾歌的脖頸處,聲音多了幾分顫抖。

“可不可以不要看他?”

聽著這與其說是命令,不如說是祈求的聲音,林傾歌不禁想起前世,她快要死的時候,蕭衍也是這樣抱著她,生怕自己拒絕一般,連個回答都等不到,就直接選擇給自己殉葬。

這個男人怎麼這麼傻啊?

心裡多了一絲無奈,林傾歌轉回身,看著男人低著頭,小心翼翼不敢看自己的模樣,不禁軟下聲音。

“好,不看,我以後隻看你。”

不過就是一堆螞蟻罷了,估計也玩不出什麼新花樣了。

聽到林傾歌的話,蕭衍猛地抬起頭,一雙好看的桃花眼直直的印在林傾歌的眼中,漆黑的瞳孔宛如黑曜石一般深邃,好似漫天星辰隱匿其中,不經意間就能讓人深陷沉淪。

一身墨色長袍,三千青絲隨意的披散在身後,在月光的照耀下,他整個人就好像下凡的神仙,美的讓林傾歌不開眼。

那張人神共憤的俊臉,冷若冰霜,目光卻始終落在自己的身上,就好像自己是他的全世界一樣。

或者說……真的就是。

可相對應的,自己對他的瞭解卻少的可憐,隻知道他從出生起就不被待見,在很小的年紀就被先皇送去了百鬼林。

據說那裡猛獸橫行,毒草遍佈,到處都瀰漫著瘴氣,凡是進去的人都是有去無回,卻冇想到,過了十年,蕭衍竟然從百鬼林裡出來了。

不少人說他現在可能就是個活死人,還有人說他就是道行高深的惡鬼,因為怨氣太重,不肯投胎,就連現在的皇帝都十分忌憚他。

可林傾歌很確定,蕭衍不是惡鬼,他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人。

一個小孩子在那樣的地方,要怎麼才能活下去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