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乍然之下確實是一聲,但凝睛一瞧發現前方的路中央同時爆開一排絢麗的煙花牆,喬以笙明白過來其實是疊加的音效。

陸闖站在煙花前麵,以煙花牆為背景,很裝逼耍帥單手插兜地等著她。

他都不跑了,喬以笙當然也不跑了,慢悠悠地走上前。

“這回怎麼不整個漫天的焰火了?”她翹著嘴角問。

陸闖攤手:“想再看求婚的時候那種漫天焰火,得等另外找個機會了。島上樹木多,不合適。”

喬以笙給他豎起大拇指:“不是三歲的幼稚鬼了,成長了,現在可以有八歲了。”

陸闖:“……”

喬以笙覷他的表情:“怎麼?誇你年輕還不行?”

陸闖露出邪魅狂狷又痞壞的笑意,低聲問:“既然成天說我幼稚說我三歲小孩,那你倒是多餵我nai喝啊。”

喬以笙臉一燒,瞪圓眼睛狠狠地又踩上他的腳背。如果不是現在煙火擋道,她一定頭也不回地丟下他自己先走一步。

等煙火牆差不多燃完之後,陸闖又變魔術似的拿出仙女棒,幫她點燃。

喬以笙便揮著仙女棒,和陸闖繼續悠悠然散步。

走著走著喬以笙又發現,好多螢火蟲。

宛若漂浮半空的螢燈點點。

陸闖原本好整以暇地等著喬以笙的驚歎,結果喬以笙非但一聲不吭,而且盯著飛來他們倆身邊的螢火蟲愣神。

他辨認得出來,並非收到驚喜的那種愣神。

“在想什麼?”陸闖的手指伸到她的眼睛前,打了個響指。

喬以笙渙散的目光重新凝起焦聚,帶著笑意看回陸闖,把當初她遭遇綁架昏迷期間做過的夢,描述給陸闖。

因為釋然,她的口吻始終是輕快的。

但陸闖聽完後,好一會兒不吭聲。

這些螢火蟲倒是膽子很大,不怕人的樣子,喬以笙抬手,很順利地就接住一隻徘徊在她跟前的螢火蟲於手掌心。

她另一隻手的手肘輕輕撞了撞陸闖的手臂:“我跟你講這個,不是為了重提舊事破壞你的好心情。是想問,”

她與陸闖四目相對:“今天我生日,除了照單全收你給我安排的所有的生日禮物,我自己也想提個生日願望。”

陸闖也抬手,接住一隻螢火蟲,滿口答應:“嗯,馬上去給你實現。”

“我都還冇說是什麼。”喬以笙笑了。

“那又怎樣?”陸闖聳聳肩,“無論什麼樣的生日願望,以你老公的本事,都不可能實現不了。”

喬以笙說:“這個願望你還真的冇辦法‘馬上’幫我實現。”

“噢?”陸闖看了看她手裡的螢火蟲,又看看自己手裡的螢火蟲,若有所思,最後望進喬以笙的眼眸深處,“我更要仔細聽聽,是怎樣的生日願望。”

喬以笙踮起腳,湊近到他耳朵旁,小聲說:“希望明年我的生日之前……給我個孩子。”

講出來之前,喬以笙覺得冇什麼大不了的,之前告訴他可以去做複通手術時,她就解開心理障礙了,想著一切隨緣。

如今她又進一步想規劃這件事,把備孕提上日程。畢竟有所準備地自主安排好,總比隨緣的情況下手忙腳亂來得好。通過mia,她知道陸闖已經正式停藥了。

眼下正式跟他講出來,喬以笙的臉頰又不可避免地有些惹。所以話落之後,她就加快腳步,徑自先往前走了。

原本停在她手心的螢火蟲,飛開了,但仍舊有新的螢火蟲環繞她的身周。

陸闖三兩步便跟上來,重新牽住她的手:“嗯,知道了,度完蜜月一回去我就去做手術,保證明年的今天之前,圓滿地實現你的心願。”

兩人交握的手臂,在他的作用之下,擺出特彆大的弧度,看起來非常地大搖大擺。

大搖大擺的弧度完全與他們此時此刻的心情愉悅程度成正比。

因為他一本正經的承諾,喬以笙的臉頰持續升溫,她冇敢轉頭看陸闖,還是隻注視著前方的路。

前方的路,漂浮的螢火蟲彷彿源源不斷。

“……怎麼不說,你明天就去做手術?”這句話又顯得她很猴急,但喬以笙厚著臉皮無所謂了。

陸闖的手指戳了戳她的手心:“那不行,不能明天就去做。做完手術會有個恢複期,期間不能過夫妻生活。我們可是在度蜜月。度蜜月怎麼可以不過夫妻生活?”

喬以笙說:“平時過的夫妻生活還少嗎?就當你把蜜月期間的夫妻生活提前透支了不行啊?”

“當然不行。”陸闖乜眼,“行了喬圈圈,知道你著急,著急你也把心放到肚子裡去。我給你算一算,扣掉一個月蜜月,再扣掉一個月術後恢複期,你隻需要再等兩個月。你老公這麼厲害,一定讓你兩個月後成功被我播種發芽,升級成為準媽媽,你再來個十月懷胎,孩子落地,時間卡得剛剛好,十二個月,一年。”

什麼形容詞啊……真當她是一塊地嘛?喬以笙臊得要命:“夠了你,可以閉嘴了。”

陸闖嘖聲:“先說的是你,現在我認認真真跟你商量計劃,你又要我閉嘴。”

喬以笙啐他:“你哐哐哐地一通誇你自己厲害,算哪門子的商量計劃?”

陸闖樂嗬:“我明明講了那麼多,是你自己隻把重點放在了我的‘厲害’上麵。”

喬以笙:“……閉嘴,彆讓我說第三次,陸闖。”

陸闖:“……行,閉嘴前我幫你把第三次說了:陸闖就是很厲害。”

喬以笙:“……”

快回到城堡的時候,喬以笙又遠遠地瞧見了mia和莫立風。

相比歐鷗和戴非與,他們二人的氛圍似乎融洽許多,不過並冇有給人曖昧的感覺,喬以笙不禁懷疑,mia可能和莫立風聊的是心理方麵的話題……

下午的婚禮上,喬以笙丟的捧花,最初是掉到歐鷗手裡,但歐鷗跟接到燙手山芋似的,轉手塞給了mia,mia最後和李芊芊共享了那束捧花的祝福。

而表麵看起來暫時呈現落單狀態的李芊芊,在喬以笙跟著陸闖出門散步前,陪杜晚卿去海邊。喬以笙也才知道在澳洲的這幾天,李芊芊很討杜晚卿的喜歡。

回來城堡,喬以笙是想去花園裡的鞦韆玩一玩的。陸闖專門給她搭了個鞦韆。

但陸闖……-